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武侠古典】【欲孽】【作者:凤舞九天】__性都花花世界
【武侠古典】【欲孽】【作者:凤舞九天】__性都花花世界
第一章
  我姓赵,闰名倩儿。今年刚及笈,是赵家唯一的小姐。本来,我应该像其她的大家闰秀一样,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过着清静、单纯、自在的生活。但是,我越来越觉得身体里潜藏着一只怪兽,总是搅得我心烦意乱,浮燥不安。要说起这种感觉的来源,还得从三年前说起。
  我记得那是五年前的一个午后,阳光异常的明媚。一觉醒来,竟然没有一个丫头在旁候着,我一向是个温柔安静的小姐,对下人从不苛刻。但这次,我心里还是多少有些不高兴了。
  我穿好衣衫,一个人下了床走出了我所住的锦绣阁。不知是不是刚睡醒,头还有些昏沉沉的,我一路走来,竟没见到一个人。我有些慌乱,疾走了好一会儿,才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二娘所住的锦华阁。我的亲娘去世得早,一直都是二娘扶养我长大,在我心里,二娘和亲娘并没什么分别。我绕到锦华阁的后厢房,调皮地想着要吓二娘一跳。可是刚靠近后厢房的小窗,就听见里面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,像是呻吟又像是呼痛声。我吓了一跳,忙趴在半开的小窗边往里瞧,这一瞧却瞧出了我的心魔。
  只见阿爹和二娘都是一丝不挂,二娘跪趴在床上,身子伏得低低的,雪白丰腴的臀高高地翘着。而阿爹就跪在二娘身后,两人身体紧紧地交合着,阿爹一只手用力地抓住二娘的肩头,另一只手却在二娘的奶子上不停地揉搓着。一边揉,一边还不停地用身子冲撞着二娘的翘臀,每冲撞一次,二娘就发出一种似叫非叫的声音。我惊呆了,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!一开始,我以为是二娘做错了事,阿爹正在惩罚她,可看下去却又好像不是。我呆呆地看着二娘脸上那种陶醉的表情,那种像是极度痛苦又像是极度快乐的表情;还有两人撞击时交合处发出的那种淫靡之音;看着从二人交合处不断滴下的液体。心里突突直跳,我用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胸襟,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好像从我体内渗了出来。
  事后,我慌乱地跑回了自己房间,甚至在此后的好几天里拒绝见二娘和阿爹的面。一时间,家里人都以为我生病了,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的心病了。
  从那以后,我就觉得有只怪物住进了我的心里,不时地想要把我的灵魂吞噬进去。再长大一些,我已经明白那天见到的是男女之事。于是,我开始疯狂而又小心翼翼地收集着各种淫书,春宫图。每次当我看着书里对男女交媾场面的描写,心里便总会将自己当做是其中的主角,想像着和陌生男人的翻云覆雨。每次看着春宫图里那一幅幅不同姿态的男女交合图,总会让我兴奋莫名。这些都是极其秘密的,为了掩盖这些秘密,我在十三岁就向阿爹提出自个儿独自睡,理由是有人陪床不自在。阿爹很轻易就答应了我的要求,还摸着我的头说我长大了,有自己的心事了。让所有的下人不经我允许不得进入我的房间,连贴身丫头和嬷嬷也只能在锦绣阁外头的厢房里睡。至此,我有了自己独处的空间,不必丫头老妈子一大堆跟着,我的秘密也就难以被发现了。我的胆子越来越大,心也越来越野。每天晚上,当丫头们都睡到外头去了以后,我总会把自己脱光,一丝不挂地坐在窗边,看着流淌的月光照在自己晶莹如玉的肌肤上,感觉着夜风吹拂着我的身体,就会升起一种快感。
  这个裸睡的习惯我一直保持了下来。今年,我已经十五了,这个年龄,是大多数女子应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了。这晚,我照例一丝不挂地坐在窗边,今晚的月色尤其好,莹润的月光足以让我看清自己身体的每一处地方。我轻轻地用手指在肌肤上划着圈,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升起。我站起来,看着自己的身子,胸前,两只雪白小巧的椒乳如玉雕般隆起,两颗小红豆点缀其上。我用手指搓了搓其中一颗,她马上就硬挺了起来,我轻吟了一声。接着,手指下滑,所触之处无不如丝般柔润。再往下,平坦紧实的小腹显示出妙龄女子的骄傲,手指在上面划上几个圈,一股痒痒地热流从小腹处渗出。我吐出一口气,觉得自己好像在发抖。犹豫了一下,我还是把手继续往下探去,终于接触到了那一片刚长成的青草地,细嫩的毛发抚过我的手指。穿越草地向前探去,摸到了密草中隐藏的那一粒花蕾,我颤抖着用手指碾压着它,那种快感越发鲜明了起来。我不禁呻吟出声,身子似乎也有些站不稳了。我重新坐了下来,手指再往前一些,突然,我猛地收回了手,深吸了好几口气,才又鼓起勇气又摸索而去。我这才发现,私处早已水润了,我将蜜道的肌肉收缩了一下,马上感觉有更多的水从里面涌出。我一边感受着自己的身体的异变,一边不禁想道,这身子不知会被谁占有呢?会是表哥吗?我咬着下唇轻笑了一下,我早就知道自己极美,见过我容貌的人无不赞叹。表哥也是一样,自从去年夏天跟姨妈来府里见到我以后,就再也走不动路了。表哥比我大四岁,生得斯文俊俏,我觉得有趣,便想玩玩他。有一天,我陪着表哥在后花园里游玩,我故意装做失足落水,春衫轻薄,当表哥把我从水里救上来时,我浑身都湿透了,衣衫紧紧地贴在身上勾勒出诱人的线条。特别是胸前两颗乳头硬硬地突了出来。当时,我看见表哥的眼神一下子暗沉了下去,有几丝火苗在眼里跳动着。我心里暗笑,却装作不胜娇羞地遮住自己的身子,同时,还轻轻地颤抖着。表哥马上把自己的外衫脱了下来披在我身上,然后不能自己的紧紧抱住我,抱得好紧,我明显地感觉到有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在我的两腿间。我第一次和男人这么亲密,那种暧昧的感觉弄得我痒痒的。可我很清醒,在外人面前我永远都是清高矜持的赵家小姐。于是,我很快地推开表哥走掉了,虽然事后我们都没再提起,可是表哥却对我上了心,已经让姨妈和阿爹说了要娶我为妻。可是,我不想嫁给表哥,我总觉得表哥那种斯文书生是满足不了我的,我需要的是那种强壮的男人。
  第二章
  提亲的人已经踏破了我家的门槛,可阿爹都不甚满意。我也一样,没一个看得上眼的。近几天来,不知是不是提亲的缘故,我心里的那股骚动更加强烈了,好几次我赤身裸体的在床上翻滚着,潮水般的欲望弄得我无所适从。
  这晚,我在月光下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身体,胡思乱想了一阵就上床睡了。但是,睡得很不安稳。突然,我从梦中惊醒,黑暗中,一个人影竟然站在我床边。我吓得张嘴要大叫,那人影快速的伸出手来在我身上点了一下,我就怎么也叫不出来了。我惊惶地张大了眼睛四下里打量着,很明显,他是个男人,而且是从半开的窗户那儿进来的,他是谁?他要干什么?我心里惊慌不已,但不知为何,却又有一丝期待。那人靠近我,单膝跪在床边细细地打量着我,我身上没穿衣服,只能用丝被裹着自己。虽然自己看过多次,但被男人这样盯着看还是第一次,如果有烛光那一定可以发现我现在是羞红满面了。那男人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,才低低地叹道:“你真是个诱人的小东西。”声音低沉撩人,我心里不禁一动。那男人干脆爬上我的床,把我逼到床里,我紧紧地抓住被子,咬着下唇看着他,但夜晚太黑,只能看清五官的大致轮廓而已。
  那人突然伸手抓住我的两只手压在背后,这下子,丝被从身上滑下来,将我的上身完全暴露在他面前,我又叫不出声,手也动不了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眼光在我身上流连。他用目光巡视着我的上身,最后停在我的乳房上,他腾出一只手,罩住我的乳房,轻轻地搓弄着,低声道:“真美!”他的手粗大有力,上面的硬茧摩擦着我的乳头,让它立刻硬了起来。我全身都发烧起来,扭动着身子想避开他的揉捏。他低声一笑,把我用力向前一推,我整个人贴在了他的身上,强烈的男人气息冲击着我的感觉,让我一阵阵的炫晕。那人把我抱在怀中,一边摸索着我的背部肌肤,一边在我劲旁落下点点细吻,没过一会儿,我就娇喘连连了。那人按着我的腰把我向上一顶,使我的胸部挺了起来,如玉般的乳房刚好送到他的嘴边。他低下头,用嘴含住了我的乳尖,那种熟悉的酥麻的感觉又从小腹处升了起来。他不停在地用舌尖舔弄着我的乳头,用牙轻轻地咬扯着它,吸吮着它,让我又痛又痒,却不能反抗。等他玩弄够了,离开我的乳房的时候,我的乳头早已是又肿又胀了。我不住地喘息着,而他看来也受不了了,呼吸变得异常沉重。突然,他放开了抓住我的手,我双手一得自由,立刻就想将他推打开。可是我那花拳绣腿对他没有丝毫用处,反而惹得他一阵低笑。突然,他扑过来,很快地用一条丝带一样的东西将我的双手绑在床栏上。我当然知道他要做什么,心里着实不甘,手动不了,就用脚拼命地踢他。他一只手抓住我的双脚,另一只手将丝被全部揭开扔到地下。我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他面前。接着,他用力分开我的双腿,半跪到我的两腿间,这种淫猥的姿势让我心跳得好快。难道今晚我的处子之身就要破在他手里吗?那男人凑上来,一下子含住我的嘴,先用牙在我的嘴边细细的咬着,咬得好痒!然后,就想用舌挑开我的牙齿,我死死地咬紧牙关,怎么样也不让他得逞。他在我嘴边流连了一会儿,又移到耳旁,轻吮着我的耳垂,痒得我直扭身子。这时,他的手也开始放肆起来。一只手玩弄着我的一只乳房,用手指碾着乳头,不时还轻弹它一下。而另一只手早已顺势而下,从乳房到小腹,再到私密处的丛林,他用食指绕弄着我的耻毛,中指却趁机去偷袭林中那一颗玉粒,不断地拨弄它,划过它。那种触感使我双腿的肌肉都崩紧了,下身也开始湿润了。他玩了一会儿,终于放过了那颗玉粒,可还没来得及让我有喘息的机会。他的手竟然大胆地罩住了花园的入口!同时,一只手指还在洞口慢慢的游弋着,我倒吸一口凉气,天!他怎么可以碰那里?这时,他在我耳边轻声笑道:“小姐想男人了,不然怎么湿成这样呢?”我张了张嘴刚想反驳,他却趁机长驱直入,将舌头攻进了我的嘴里。他挑起我的香舌,用力吮吸着我口里的汁液。我只觉得天旋地转,发出呜咽地声音。他似乎还嫌不够,一面亲吻着我,一面在我下体处大肆活动着。甚至将一根手指插进了我的密道中。不过他似乎并不急,只让手指在密道的前半段进出着。可即便是这样,我也已经受不了了,不断地收缩着密道的肉壁想将他挤出体外。这时,他低喘着在我耳边道:“小妖精,你弄得我快要发狂了。”说完,他突然直起身,一把扯开身上的黑袍。我呆住了,天!除了那件黑袍,他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!他赤身裸体地跪在我腿间,由于距离很近,借着月光,我可以看到他下身的那条巨大的阳具,气势昂然地挺立着,如一条窜出的巨蟒!我开始害怕起来,那么大的东西我怎么能容得下?!我抽泣着,扭着身子躲避着。他低喘着伏在我的肩头道:“别怕别怕,我会轻轻的。”接着,他由跪姿改为跨坐在我腿间,这样,我和他的下体更贴近了。他把阳具贴近我的洞口,划着圈地摩擦着。我虽然害怕,但那滚烫地男性器官烧炙着我的下体,让我感受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真实的欲望。他用阳具不断地挑动着我的情欲,我只觉得从密道里流出的水越来越多了。那水已经润湿了他的性器,当他在摩擦时发生了一种淫邪地粘合声。他的喘息声越来越重,而我也已经没有了理智。这时,他握着那粗大有阳物,慢慢地将它推进我的密道里,好胀!好烫!我未经人事的密道被他硬是撑开了,虽然那东西只进去了一个头,但那满胀感还是让我的眼泪不停地掉了下来。他似乎感觉到了我的不适,停在了密道前端不再往前插入。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不停地深吸着气,想是在压抑着就要爆发的欲望。我开始对他有了一点儿好感,起码他并没有为了满足自己而硬来。过了一会儿,我渐渐地适应了那种满胀感,开始体会到他在我体内的颤动。我不安地动了动身子,他一下子呻吟了出来,按住我的腿开始往更深处插入。可很快,他就遇到了阻碍,他再次停了停,正想用力突破那层阻碍时,突然门外传来了急剧地扣门声,还伴着丫头小燕儿的叫声:“小姐!小姐!”他低骂一声,快速地从我身体里撤出,披上黑袍,然后解开我手上的丝带,又在我身上点了一下,接着极快地从窗口翻了出去。我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穿上小衣跑去开门,装着还未睡醒的样子问道:“什么事?黑灯瞎火的闹腾。”小燕儿急道:“小姐!你快去看看吧!老爷昏倒了!”什么!我大吃一惊,忙跟了出去,小燕儿在后头喊着:“小姐!你还没穿好衣裳啊!”
  第三章
  阿爹中风了,他才四十来岁,就得让下半辈子在床榻上消耗掉。二娘哭得肝肠寸断,我也伤心欲绝,可伤心之余,我却不得不为这个家担心。赵家以后怎么办?阿爹没有儿子,只有我这个不成器的女儿,若大的家业难不成就这样败下去?
  阿爹虽然身子不能动,话也说不清楚,心却明白得很。他将我、二娘、姨妈和表哥一起叫到床前,艰难地拉着我的手和表哥的手交叠在一起。那意思不言而喻,二娘抽泣着对姨娘说道:“大姐,大家不是外人,我们府里的的情况你也知道。老爷没有儿子,只有倩儿这一个女儿。虽然不是我亲生的,但我们娘俩一向和睦,现在老爷已经是这样了。我看老爷的意思是想把倩儿许配给文清,让文清入赘到府里,以后这若大的家业也好有人打理。就不知大姐意下如何?”我在一旁冷眼旁观,姨妈怕是喜翻了心,连声说好。表哥握紧我的手,深情地望着我。我心里一片混乱、烦燥,如果是以前,我也会觉得表哥是个还不错的人选,只是一想起那晚差点破了我身子的人,不知为什么,我却不情愿嫁给表哥了。可是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什么也不能说,只能默默地低着头,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吧。可天不从人愿,二娘和姨妈怕夜长梦多,早早就订下了我的婚事,就在年尾。
  入夜,我烦闷地坐在窗边,脑袋里一片空白。也不知坐了多久,终于有些累了。上床前,我犹豫了一下,不知该不该把窗子扣死。可最后,我还是将窗子半开着,怀着些许的期待上床睡了。
  可是,那人却再也没有出现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我将那晚深深地埋在了心底。现在府里当家的变成了表哥,他倒是有些本事,把赵府上上下下,里里外外打点的妥妥当当的,我仍旧安心的做我的赵家大小姐。
  但也正是表哥在府里地位的稳固,他对我也越来越放肆了。每次看着我的眼神都像是恨不得将我一口吞下肚去!同时,他也经常借故出入我的锦绣阁,一坐就是大半天,还趁丫头们不注意的时摸摸我的手或是捏捏我的脸,我对这种行为很是厌恶,经常沉着脸拂袖而去。可他却一点儿也不收敛,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了起来。
  这天清晨,我照旧在花园里采摘还带着露珠的鲜花。这些本可以由丫头们做,但多年年我已经养成了早起的习惯。采着采着,我突然发现面前站着一个人,抬头一看,竟然是文清表哥。我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这时候园子里没人,他来干什么?但我还是有礼地问候了他一声。表哥笑道:“妹妹怎么起得如此早?”我笑了笑,心想:彼此彼此。我看了他一眼,低了头道:“表哥请自便,小妹先回房了。”说完,便从他身边擦过准备离开,谁知他突然一下搂住我的腰,紧紧地抱住我!我又羞又气,喝道:“表哥!你干什么?!快放开我!”可他并不理会我的叫喊,捂住我的嘴把我拖到假山后。接着,他把我按得靠在假山壁上,一边在我脸上乱亲,一边低叫道:“妹妹!你可想死表哥了!想死表哥了!”我拼命地踢打着他,可男人的力气就是大,没一会他就把我制住了我的手脚,接着,他扯开我的衣襟,一大片粉白的肌肤和半个乳房露了出来,他定定地盯着我的胸脯,狠狠地吞了一口唾沫,把头埋进我的胸里乱蹭着,蹭得我好痛!而后背压擦在山石上更是火辣辣地痛!我拼命地反抗着,终于给我找到了一个机会狠狠地在他的耳朵上咬了一口,他疼得大叫,趁他用手去捂耳朵之时,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推开他跑掉了。
  回到锦绣阁,小燕儿看到我衣衫不整,惊惶失措的样子吓坏了。我定了定神,决定还是把这事告诉阿爹和二娘,让阿爹退婚。我快步来到锦华阁,自从阿爹中风后,二娘就把阿爹移到了自已房里,方便照顾。我还没跨进二娘厢房的门,就听见里面传来二娘的哭泣声。而下人们早已不知躲到哪个角落去了。我放轻脚步走进内室,躲在门口向里张望。我呆住了,只见二娘衣衫半褪淫荡地跨坐在没有着裤的阿爹身上,一边摸着自己的乳房,一边用力摇摆着。而阿爹毫无知觉、直挺挺地躲在床上,一脸的无奈与痛苦,半晌,二娘喘着气哭道:“你这混蛋!你让我以后怎么办?!怎么办?”阿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我摸摸自己的脸,早已是泪水纵横。我没惊动他们,悄悄地回了房。自此,我将自己几乎密闭在了锦绣阁里,没有必要绝不出门。可即便这样,还不时受到表哥的骚扰。眼看离婚期越来越近,我也越来越恐惧不安起来。
  各位看过觉得好就留句话吧!谢谢
  第四章
  同样是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,我拥着丝被缩在床角里抽泣着。下个月就是我的婚期了,可我对表哥的厌恶越来越甚,一想到自己的身子要被他玷污我就觉得无法接受。早知这样,还不如将身子给那黑衣人好了。
  这时,窗子处传来一声异响。泪眼朦胧中,我竟又看见那黑衣人从窗口跳了进来。我心里又惊又喜,咬着唇用泪眼看着他一步步走到我的床前。这次,他并没有让我不能说话。只是用手指抬起我的下巴,轻轻地在我唇上咬了一小口,低喃道:“我的小宝贝有什么伤心事?”我轻轻地摇摇头,用手拭去泪珠,开口问道:“你是谁?”黑衣人笑道:“我是一个来采花的人。”我“卟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“原来你是采花贼!那我岂不是要报官?”黑衣人用舌尖轻舔着我的唇边,喃喃道:“就算是报官我也要把你这朵迷死人的花采到手。”我只觉得唇边又麻又痒,不禁轻启檀口低喘着。他趁势将舌伸进我嘴里和我的小舌交缠着,直到我快透不过气了,他才恋恋不舍地离开。我捂着心口气喘吁吁地靠在他的胸前。他轻笑一声,突然一把把我从床上抱起来,我吓了一跳,差点叫出声来。他抱着我走到窗边,轻轻地让我平躺在靠窗的桌子上。明亮的月光洒在我光洁的身子上,肌肤如玉,长发如丝,连我自己也被这情景媚惑了,我半眯着眼静静地躺着,只有不断起伏的胸房泄露了我的紧张和不安。黑衣人分开我的双腿,站在我的两股间细细品玩着我的身体。他将我羞涩地想要遮盖身子的双手按在身子两侧不能动弹,然后伏下身来用嘴亲吻着我的颈项,轻吮着我的耳珠,一边喃喃道:“这身子太美了!太美了!”麻痒的触感让我不禁低声轻吟了起来,也让我不由地挺起身子迎合他。他用舌尖在我身上游走着,从颈、耳到胸部,然后故意地舔食着我的乳尖,那敏感的乳头马上硬了起来,胀胀的好难受。他的舌在我的双峰间游走着,一会儿舔一下左边的乳头,一会儿又吸吮着另一边,弄得我无所适从。等他终于品尝够了,又开始向下舔去。他用舌尖沿着乳房滑下,在我身上留下了一道唾液的痕迹,风拂过,凉凉的又带着无限的刺激。他的舌来到我的小腹处,恶意地围着肚脐划着圈,欲望开始向我的四肢百骸涌去。我低声地呻吟着,扭动身子想摆脱这种难耐的感觉。可他仍不紧不慢地向下探去,我的呼吸越来越重,脑子里一片空白,只想要些什么。等我感到私处有热气拂过时,我才惊觉他已到达了我最隐秘的地方。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只能被动地等待着。突然,我双股间的那颗玉粒被他轻咬了一下,我全身一跳,惊叫了出来。他低低地笑道:“好敏感的宝贝。”接着,他猛地将头埋入我的腿